主页 > 免费黄片 >

老师的秘密

罗永浩:要是中邦的年青人都看正版黄片了这个 2018-10-30 00:07

  1月16日,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GIF2016)上,锤子科技创始人、CEO罗永浩以“在无趣的行业里如何做点有趣的事”为主题发表演讲。

  罗永浩表示,中国人如此在意性价比,是受年轻时不发达的经济环境影响,现在中国人越来越富裕,作为软件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他很高兴看到很多中小企业也开始用正版软件了。所以人的观念、思想和世界观跟收入水平是息息相关的。

  

  为什么要打造一个精品手机品牌?罗永浩表示是用户对更好的品质和更好体验的需求,用户对差异化的心理需求,用户对品牌理念产生认同和共鸣的情感需求。

  这是我第二次来极客公园的现场,感觉已经没有去年那么紧张了,但是我刚才在后台还是有点不放松,我们本来商量要让我讲一些有趣或者有胆这样的东西,但是昨天又跟我联系说这个话题好像另一位嘉宾要讲,所以让我考虑换一个话题,一直换到刚才来的路上在车里还在修改数据,所以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不再做演讲,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很多人不知道,以为我喜欢演讲。不用说来生,就单说这一生,如果不再用做演讲,我愿意少活5年。但是之前媒体所传的“不让我做演讲,我愿意让出一半股份”这个话是我没有说过的。

  “为什么要在性价比铺天盖地的时代打造一个精品手机品牌?”这是我经常被投资人问到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做法,但是我自己不这样理解。我们讨论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如此在意性价比?”大家认为这是什么原因?我们出去跟日本、跟美国运营商沟通的时候他们经常会聊到这个问题,就是说中国人如此的在意性价比。当时我听了挺生气的,心想:你们这些富六代、富七代身份没有穷过。如果他穷过,是可以理解的。我是1972年出生,小时候没赶上饿肚子,但是我赶上多年的营养不良,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太像。所以我其实非常理解这个东西。

  我们作为国产厂商,想打造个精品,虽然每天听到“超级性价比”这样的话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我们毕竟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所以非常理解。我们年轻时候甚至比今天消费者的世界观还不健康,比如我们T1发布时候定了3000块钱的价格,很多人破口大骂说我们凭什么那么贵,说我们是奸商。

  我们年轻时候的想法是,所有的品牌服装都是黑社会做的,但假冒的不是,你可以想象我们都不健康,这是我们年轻时候有过的观念。同时,所有的软卧都是头等舱都是坏蛋经营的,甚至我们认为坐软卧和头等舱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年轻时候或多或少跟很多朋友有过这种不健康的思想。所以我们今天卖手机,想做精品,卖一个中高端,以至于很多人有这样的指责,这是可以理解的。

  幸好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裕了,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些变化,比如说仅仅是几年前我办英语培训的时候,就注意到很多很多公司或者绝大多数公司除了外企根本没有用正版软件的,全是盗版。但是这些年陆续看到很多中小企业开始使用正版软件了,这是时代的进步、观念的进步,它跟信息发展商品息息相关。零零后道德水准高于九零后,九零后高于八零后,八零后高于七零后,整体看是这样子。所以你的观念、你的思想、你的世界观跟你的收入水平是息息相关的。

  今天我们作为软件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很高兴看到很多企业甚至中小企业也开始用正版了。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是去年,我们公司一个工程师同事,他平时过日子很粗糙,打扮得跟我一样很邋遢,吃得很随便,生活上并不讲究,但是我有一天很感动,因为我发现他在注册正版的毛片网站,我非常感动,因为这对我个人来讲是人生道路上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一个年收入只有十几万的年轻孩子,虽然用的是公司的带宽,但是我不计较,竟然在他的电脑上注册正版的黄站。如果中国的年轻人都发展到有一天看黄片全看正版,那我觉得这个国家已经走入正轨了。

  虽然由于贫穷落后的记忆,很多人对一个精心打造的产品和一个与之匹配的价格仍然有不健康的想法和议论,甚至对我们毫无理由、毫无逻辑的指责和批评,但是我个人从内心深处越来越能够理解这个事情,很多时候的不理解是因为忘记自己年轻时候是什么德行,一旦想起来就完全认为这些东西都可以理解。

  说到手机,一个好消息是中国的智能机市场基本上不增长了,这对我来说是特别大的好消息,这对靠廉价的产品走量的厂商来说是个恶梦,但对我们打造精品的有追求的厂商来讲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终于不增长了!终于不增长意味着你再做一些便宜的、廉价的、粗糙的东西的市场空间进一步缩小了,而追求品质、追求者差异化的厂商日子会好过。例如上一台手机价格1000块钱,之后购买手机价格1000-2000块钱用户占比大概是26%,基本上你不用去教育市场就自己会买的这些人已经人手一个了,这些人在换手机的多数情况下会选择更好的东西,所以这对我们是个重大的好消息。

  所谓的互联网手机终归是一场泡沫,因为我们卖一两千块钱的东西在完全没有利润之后,这个终归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感到痛苦。我们会想,是不是中国的消费者盲目从洋的消费?是不是这样?不一定的。最近我们在一次会议上讨论一个事,供应链里面有一个元器件日本和韩国厂商在我们要的时间点上有一些问题,于是我们同事说“我们能不能用国产厂商的?”我当时的嘴脸就是这个样子。后来有同事说“老罗,我记得之前吃饭时候你骂中国消费者就认洋品牌,老外卖那么贵他们还不说黑,而且还买单。怎么到元器件上你就这样了?”大家想一下我为什么要这样,当我得知一个日本和韩国供应商都掉链子,同事问能不能用国产元器件顶上的时候,我为什么是这样的嘴脸?

  消费者愿意为进口品牌愿意多掏一些钱的行为是不是盲目?整体是理性的,因为是概率问题,是时间的问题。比如中国制造业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虽然这些年赶上得很凶猛,但是整体上还是有差距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消费者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去调研、去测试,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测试,所以笼统的倾向于认为进口的品牌质量好一些,因此在那多一点钱买单他认为是合理的。国产厂商基于过去的经验认为活差一些,所以他愿意交少一点的钱。所以这整体上是个理性的消费,因为不可能消费者买东西都做横向的评测。

  对应到我们在供应链元器件采购时也是类似的道理,如果我们知道某些知名的日本的、韩国的企业提供芯片非常靠谱,有大量的证据证明非常靠谱。这个时候我们只要成本上负担得起,轻易不愿意去用国产的厂商提供的元器件。所以我们今天能够心平气和面临国产厂商在这个时代面临的痛苦和使命。因为日本和韩国厂商提出发展制造业时候远远落后于欧美厂商,包括当年做索尼的时候在日本推精米的电器,被日本人骂得狗血淋头,说他太黑了。因为那个时候“廉价制造”是代名词,一代代企业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能想清楚这个东西的话,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很幸运,赶上了伟大的变革时代,等一天中国制造成为一个让全世界都认为是好东西的时候,如果你刚好身逢其时参加了这场变革,对企业家来讲是可遇不可求的时代机遇。所以我们愿意扛着这种痛苦,直到走出个骄傲的未来。

上一篇:修个网站免费供应“黄片
下一篇:十大明星出演情色的绝版画面